观江苏省京剧院演出京剧《生死桃园》

  • wigtqy.cn   来源:盼盼网   2020-06-29 22:57:07  

2012年12月11日长安大戏院江苏省京剧院演出京剧《生死桃园》

江苏省京于非周末在“东院”长安组两台戏目,姑且算作进京汇报,以严阵、李洁二位分领起演《生死桃园》、《凤还巢》二出。如今省京也属于演艺集团下面之企业,当年也是有王琴生、费玉策、蒋慕萍等老将,多年前某界京剧节还曾推出以黄孝慈领衔之《骆驼祥子》,而今黄都是老艺人了。今日省京也就以严、李夫妻档挂帅耳。李为梅(兰芳)派青衣,第二场则演《凤还巢》,而严氏也算言(菊朋)派传人,叩在了兴朋同志门下,各省院团艺员多不专宗一门,因而严除演《吊孝》、《让徐州》等,也演《野猪林》等,新戏《西施归越》则就不足为论。这场所谓“生死桃园”,初听戏目不知如何演法,临场观之,却原来自后半出《走麦城》起,连缀花脸《造白袍》,以及《哭灵牌》、《连营寨》,至赵云救驾止,未让“汉中王”归天,生死桃园,却是有生有死。若论言氏,自老言先生贴《吞吴恨》,自《伐东吴》至《白帝城》,前黄忠后刘备。后来兴朋同志尚在上京时也有演过,这位传人却选了半出《走麦城》,而演红生,却不知是何传授。旧时演关戏者,多以演关圣归天为忌,演则末场大焚其香,以示祝告,人们尚能查找到台湾艺员演《走麦城》末场录像,台口置香炉,倒有古意。大陆今时则或有演之,沪上奚中路者,于沪、京间有贴演,月中还要在天蟾露这一出,予多年前曾购其上海录像光盘,也曾观摩学习,“观阵”唱吹腔而不“拨子”。奚之师李玉声者,也曾于京贴演,与人分饰关公。多年前山东济南曾组纪念白玉昆先生演出《走麦城》,以李玉声、奚中路、王立军等人分饰关公,王演特为仿白之路数,连绿靠也仿摹,彼时予虽不能亲往观之,正醉心于网路逛论坛搜戏照,特为观看排练、演出照片,留有印象。

江苏省京这场,所谓半出《走麦城》,自襄阳失守起,略去关公升帐,拒婚、“封五虎”、责将以及刮骨疗毒等场子,头场关公引子、西皮二六,都有虎威,刮骨疗毒唱吹腔,众人做戏,也都好看。本场自徐晃上,绿靠白脸,与武生扮关平会阵,二人杀过河,关平败下。二场,八马夫持飞虎旗,四靠将、周仓,马童跟头,引上严阵之关公,赤面长须,夫子靠则以黄为主,持马鞭一段“趟马”,关平上报襄阳失守。转场上徐晃,立马横刀,关公帘后一句“徐公明休得猖狂,关某来也”叫板,手持青龙刀上。严氏多以老生身份,演红生则显得全力以赴,嗓音也粗些。关、徐对阵,先叙交情,后以“各为其主”翻脸动手,此处关右臂带伤,只涮刀漫头一个回合,后则旧伤发作,左手擎刀,由周仓等扶下。关公持刀再上,探子三报,关欲自刎,众将规劝,只得退守麦城。后面观阵一段,也是屏退左右,独留关公,坐唱中正椅,领起唱一段吹腔,大意为回顾戎马一生,不料此败。严氏歌来,倒也铿锵,只身段显得拘谨,不够大方美观,不知是何传授。观阵本有一段“拨子”,词为查看四面城门,与《水淹七军》格制相近。最后“雪夜突围”,场上大边立城片,四兵士、赵累、关平依次而出,以兵器拨雪,后上关公,周仓、王甫跪送,关公提刀背对周、王,叮嘱一句小心防守,绝尘而去,倒也决绝。“突围”一段,关公三次上场,愈见败势,第一次擎刀亮腿,横搓步,与马童对走身段,终以戳刀亮住,左关平、右赵累,三人亮相。徐晃追兵,关平架住,此时关平露甩发,与徐晃打“对枪”,使甩发功,最后败下。关公第二次上,马童跟头翻上,引出关公,正踢腿搓步,最后还要使“正叉”,这两场都要使腰腿功,还要走叉,难为严氏演红生,一身夫子盔靠,还要卖力,效果倒还可观。吴帅吕蒙追至,赵累架住,关败下,赵累死。末场,关公持刀上,关平后追上,二人走大圆场,关平报赵累战死,关公背刀“欺”关平,关平走抢背加屁股座子,此戏关平甚重,能打能演,这位“关平”也算尽职尽责,殊为不易。关公叮嘱关平儿不要害怕,随为父杀出重围,鹤唳九天。徐、吕领兵将立于后场喊归降,关公站小边回刀自刎,关平则在大边倒枪自刎,使一僵尸倒地。这段《走麦城》则告结束,严氏演关戏,也算强力为之,唱念卖力,做工欠些舒展,腰腿打功也没有搁下,关平、徐晃等皆尽责。奈何仍有疏虞,如关平、徐晃见阵,开打结尾处徐之枪头脱落飞出,打在边幕,铮然作响,到让人余悸,而突围时,马童跟头走“虎跳前扑”,手未撑住,竟使头颈着地,也让人担心,继而关公上场,脚步踉跄,以示雪夜路滑,而关老爷走至台中,脚下不稳,竟自顿坐于地,未免为大误!简直让老爷败上加败了!所幸艺员尚能自持,起身后走“趟马”搓步,极为卖力。

下接《造白袍》,则演张飞知二哥亡,哭求于刘备发兵,知明春起兵,借酒浇愁,苦逼将士督造孝巾,终被害于范疆、张达二人之手。予还是头次见明场,张飞戴扎巾盔,黪色扎髯,着黑蟒上,坐里唱椅,后上老生扮廖化,报二君侯归天,张飞哭二哥,带马见刘备。转场上刘备,银胎王帽、白蟒,上场四句,亦哭二弟。后上张飞,哭求发兵,刘告知先生交代明春发兵,张悻悻而去。两场通唱西皮,皆为散的。换场,张飞回营,吩咐范、张督造白袍,鞭打二人。摆帐子,前设大座。张飞上,唱二黄原板,入座饮酒,张目而睡。后上范、张,入帐杀张。这段则为过场戏,只花面有段上板之唱,省京李为群者,也是成熟艺人,演来倒是不功不过,昔者曾见其为李洁配《穆柯寨》之焦赞,也是不温不火。去刘备者,则为张建强,昔者曾在央视名段欣赏孙国良专辑中见其配《献地图》之刘备等,后也录其专辑,外有出版物南派《换太子》,前陈琳后包公,知其关系属南京市团,听其唱念倒是平稳,本场演造白袍之刘备,也是配演,倒也受听。

《哭灵牌》一折,自老谭起,王(又宸)爱唱,言、奚师徒一路也是擅长,后来李和曾于解放后翻新。即演刘皇叔祭奠关、张,大唱其反西皮,令人哽咽。严氏则演刘备,倒算是言门本派了,自“白盔白甲”导板而出,正反西皮歌来倒是玲珑,也是发挥本派特色,效果自然好于前面,艺员自身也有把握。唯小地方亦有疏漏,如小关、小张将灵牌抱错,严于场上指出令调换,小关接白冒场,等等。

《连营寨》一折,演刘备发兵伐吴,即在《伐东吴》黄忠带箭之后,刘备戴九龙冠,着白开氅上,坐正场椅,关兴、张苞、马良、廖化,后上沙摩柯夫妻,为诸葛知黄忠战死,派来蛮兵,现在一般不演沙摩柯夫妻上场,这场有二人上场,合念一副对儿,不知所云,仿佛外语。转场上韩当、周泰,继上小生扮陆逊,帅盔、红蟒,抱令旗宝剑,意为陆逊挂帅,也交代几句,没有过多唱工,转场再上,吴兵站后场桌椅上,予昔者看国京演这出,有能唱之小生,这里还有一段发兵之“娃娃调”,也是因人设戏。蜀兵移营,刘皇叔抓开氅前襟,打马而过。满营火起,刘备“扑火”,也是三番身段,露发鬏,穿箭衣,第一番自小边里场向大边外场,斜犄角走“吊毛”接“抢背”,被张苞护下;第二番自大边里场向小边外场,走“抢背”接“屁股座子”,被关兴护下;第三番,立于场中走“僵尸”倒地,关、张扶起,拉马逃下,这里演刘皇叔被火烧得两眼迷离,竟不能上马,也有做戏。最后场面锣鼓一紧,分由武行扮旗兵、马童,先后翻腾,引上救驾之赵云,“急急风”中,四将军仍是白靠银枪,“清油脸”,杀气腾腾,真是天神而降,这样情况较长坂坡更要危急。还是提昔者见国京版本,张建国等四人合演时,予曾在评剧院剧场观之,中间移营一段昏昏欲睡,待中路同志之赵云前来“救驾”,才教我精神一震,方知“功高莫过救驾”,记得彼时是马童翻上,引出赵云,后跟纛旗。而这场则外有一旗兵持角旗,亦有跟头。省京周天演赵云,倒也全力以赴,看得出情急,奈何出场涮枪塌腰之身段,还是不够利落,显得气馁,加之身材略矮,少些英雄气概。而旗兵、马童之翻扑,倒也有声有色。终是一番厮杀,救下刘皇叔,保定汉中王,退守白帝城。大戏即告结束,可惜不带后面《白帝城》了。

全出《生死桃园》,不算全须全尾,倒也是省京主演展示,愚见为还是须生正工更有把握,不如连上白帝城,若要露楼武工,可学伐东吴,而走麦城之关公,可再沉淀沉淀,以期更美。当然,一花独秀不算春,带好全团,合而为一,边角角色,细微之处,更使增色。省京于姑苏之地,既要演三国戏这样“光棍儿戏”,也要奋力而为,文武兼修,才见光彩。

《生死桃园》

(走麦城·造白袍·哭灵牌·连营寨)

关公——严 阵

刘备——张建强(前)

——严 阵(后)

张飞——李为群

赵云——周 天

陆逊——盛海宁


南京湿疹医院排行榜 http://m.mingyihui.net/hospital_4914/department_10704.html